新闻中心

焦点关注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焦点关注 >

看票房更要看口碑 电影贺岁档13年拐点来了

档期越来越长,影片投资越来越大,但中国电影 贺岁档是否由此“长大”,却依然是个问号。一个大多数电影不能赚钱的市场,不值得炫耀。不过,在今年国产大片站着把钱挣了后,我们可以说,经过了13年发 展,贺岁档在2010年迎来了一个拐点。贺岁档含金量不仅体现在票房,更体现在影片类型、口碑和投资回报率。拐点出现的标志,不仅仅是票房,而是提升观众 幸福感、培育新人新面孔、具备国际竞争力等。贺岁档不仅仅是中国电影票房高地,也必须成为中国电影文化高地。

  离幸福有多远?

  站着把钱挣了!

  中国电影票房每年都以30%以上增速笑傲全球,市场扩容后,一家家影视娱乐巨头上市,一个个大牌明星片约不断,可观众观影幸福感却没有显着增 加。恰恰相反,《无极》《满城尽带黄金甲》等大片的高票房,甚至以牺牲观众幸福感为代价,建立在如潮恶评之上。在一个“地球村”时代,在社会飞速发展转型 时期,观众“进化”速度远超我们导演的水平提升速度。去年若没有《十月围城》,贺岁档几乎就成了“烂片档”,而今年贺岁档可谓“史上最强”,票房口碑俱 佳,最有含金量:陈凯歌的《赵氏孤儿》被认为是《霸王别姬》之后个人最佳,天才姜文证明只要他愿意把才华服务于大众,就能让观众和票房都“飞”起来;冯小 刚身上的转变,也很有代表性。令人欣慰的是,今年称得上是贺岁档“价值回归”的一年,口碑终于与票房画上等号,这才是成熟市场的正常逻辑。

  《让子弹飞》和《非诚勿扰2》在今年贺岁档有着特别意义:姜文能“站着把钱挣了”,为今后商业贺岁大片树立新标准,电影人要靠真本事挣钱,别想 再蒙观众;而在《非诚勿扰2》中,冯小刚不再当侃爷,掏心窝“想和这个世界谈谈”;陈凯歌也致力于让故事好看……按这样的发展趋势,观众可以期待“幸福就 在拐角不远处”。

  离繁荣有多远?

  别再都是那些老脸

  贺岁档影片密集,类型集中,题材撞车,造成明星资源稀缺。若仔细回忆每年贺岁档大片,你会惊讶地发现,“十年如一日”几乎全是老脸。

  姜文在进军今年贺岁档前曾说:“一辈子只看几个人的电影没出息。”可贺岁档偏偏就是几个大导演的“华山论剑”。除冯小刚几乎“一年一次”外,就 是张艺谋(《英雄》《千里走单骑》《黄金甲》《三枪》)、陈凯歌(《无极》《梅兰芳》《赵氏孤儿》),偶尔也有香港导演搅局,包括刘伟强(《无间道3》 《伤城》《游龙戏凤》)、陈可辛(《如果爱》《投名状》《十月围城》)等。成名已久的大导演其电影风格、审美情趣都相对固定,在国内导演中心制的指导下, 他们选用的演员也有一定套路。于是,当古装武侠风靡时,打星当道;而2008年贺岁片流行“征婚”,笑星们顿时身价倍增,让每个剧组都恨葛优太少,今年更 达到高峰:《赵氏孤儿》《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三部大片均由葛优担纲。无论你是喜欢悲情义士程婴、见风使舵的汤师爷,还是油腔滑调的大龄男青年秦奋, “没事偷着乐”的都是葛优。贺岁档10亿元票房竟然系于一人之身,可谓前所未有。“史上最强贺岁档”何以成了“一个人的战争”?对葛大爷的过度消费,恰恰 说明票房对葛大爷过度依赖。

  对于一部商业片而言,明星是重要组成部分。大部分观众进电影院就是为了看明星。贺岁档形成规模后,现在是影片多、明星少,有票房号召力的明星更 少。粗略统计,贺岁档13年历史中,“贺岁帝”葛优一人就主演了12部贺岁片,此外,出演4部以上的有刘德华、赵本山、周杰伦,出演3部的有甄子丹、王学 圻、梁朝伟、周润发、金城武、李连杰等。其中,除金城武和周杰伦外再难数出“70后”,且贺岁档明显“重男轻女”,女演员中仅舒淇出演过4部贺岁片。这也 从另一角度证明贺岁档“姜还是老的辣”,吃青春饭的女明星的市场号召力明显不及“满脸沟壑”甚至“聪明绝顶”的男星。

  “内地10年来没出现真正有票房号召力的新星,都在吃老本,30岁以下的明星几乎是空白。”有影评人直言,尤其一线男明星岁数太大,像新生代的 陈坤、黄晓明都属于“70后”演员,“80后”演员还没有冒尖的。在这种情况下,投资方习惯于重复使用少数一线明星,至于新明星的培养,由于风险较高没有 人肯做,几乎完全停顿。但是,“过度使用明星,会让投资者冒更大风险,因为明星曝光率过高,观众会审美疲劳,必然降低明星的票房号召力。”清华大学新闻传 播学院副院长尹鸿认为,中国电影界这种吃老本的现象只会贬低明星的价值,从长远来看,对整个电影产业的危害也不言而喻。今年葛优可谓“让你一次看个够”, 但既然观众看够了,明年还想看吗?

  贺岁档的繁荣不能系于几位爷、几张老脸。2009年,32岁的宁浩凭借《疯狂的赛车》成为贺岁档第一个亿元新导演,也让人期待下一个“宁浩”的出现。

  离梦想有多远?

  要在国际市场“霸气外露”

  凭借贺岁档的冲刺,今年中国电影票房将首次突破百亿元大关。而今年贺岁档还未结束,张艺谋已高调预订了明年贺岁档,宣布由“蝙蝠侠”克里斯蒂安。贝尔主演的《金陵十三钗》将于2011年12月16日上映。张卫平豪言称该片票房将达10亿元。

  随着电影大牛市到来,市场大扩容,国产大片就像穿上了“鲨鱼皮”,在贺岁档翻江倒海狂刷票房纪录。这样的情景确实令人亢奋,但引领大众狂欢的背后,却是整个行业弥漫的浮躁心态。

  今年诺兰的《盗梦空间》上映后,一位影评人感慨:“当中国导演还在努力成为艺术家或商人时,别人已成为梦想家。”电影诞生之初,其本质就被定义为“造梦”,而今天我们的电影人更多仅仅把电影看成一门生意。在火红的市场,电影被各方资源当做求名求利的工具。

  阻碍国内电影人“做梦”的是浮躁。为了3D大片《阿凡达》问世,导演卡梅隆耗费了14年心血。我们也常听到国内导演说为了某部电影“耗费数年心血”,除了噱头外,更多是因为资金问题,而卡梅隆却纯粹是因为“技术原因”——因为他的想象已超越科技发展。

  贺岁档诞生以来,一直就是国产电影的“家天下”,这是中国电影界从上到下的一种默契,而去年贺岁档却出现“意外”:《2012》和《阿凡达》两 部大片席卷18亿元票房,占据近七成贺岁档总票房,令其余50余部国产片成为陪衬。《阿凡达》的成功在于让技术服务于故事,而不是为了炫耀,满足观众视觉 猎奇,同时在商业诉求中坚持严肃主题和人文关怀,让观众观看影片后有一种追求梦想的精神满足。在经历《让子弹飞》的观影快感后,观众有理由期待,今后的国 产大片也能“让观众再飞一会儿”。

  近年来,国产商业大片风起云涌,但题材局限于古代,类型上除了功夫、战争就是喜剧,基本不敢涉足当代、未来,从题材上急需探索多元化。伴随中国 经济社会的发展,社会的多元化,中国电影尤其需要注入适应现代文明的新元素。而迟早有一天,贺岁档将不只是国产大片关起门来自娱自乐的游戏。宏观调控的 “有形之手”必须是“该出手时才出手”,比如今年12月的档期调整。而不该出手的时候,还需国产大片“男儿当自强”,保护是必须的,但不意味着甘当“花样 美男”,要当“纯爷们”就得在国际市场上“霸气外露”!

电话:010-65250907
传真:010-65250907
邮编:1000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201号利生大厦721室
网站版权归 北京翼达九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所有 京ICP10040892号
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