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市场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市场动态 >

“小镇青年”“大都市青年”谁才是电影市场真正的金主?

很多人不会料到今年初房价的快速上升,直到上半年接近结束的时候上涨潮才平缓下来。这个现象对于观察电影市场来说有什么意义呢?一段时间以来大家都以“小镇青年”的上座率作为电影市场飙升的重要参照系,这个时候市场的观察角度是看重三四线城市的。

  在中国城市化世纪浪潮中,三四线城市的迅速扩容和三四线城市人口的增长蔚为壮观。这很大程度上促成了这个以“小镇青年”为主的市场表现如狂飙突起。对于电影产业而言这是非常令人欣喜的事情。

  回到房地产角度,今年初出现的房价涨升却与这些三四线城市关系稍逊,我们看到的数据是少数一线城市如北京、上海、深圳的房价上升迅猛,带动着周边一二线城市也不同程度地“补涨”。据说这些城市的房价在上半年累计均超过20%。

  新闻是这样称的,以这些房价上升城市的库存量观察,国家年初提出的去库存、去产能的要求对于这些城市没有压力,它们似乎还“供不应求”呢。专家的说法是“部分城市的商品房库存销售比偏低,房价上涨压力仍大”。数据表明,到6月份十大主要城市商品房存销比(套数)为6.43个月,存销比(面积)为7.07个月,均低于8—12个月的正常水平。

  相关研究所的数据还表示,其所跟踪的十多个城市商品住宅去化率来看,南京、惠州、苏州、合肥、上海、杭州、厦门、南昌等8个城市库存销售周期不足6个月,持续低于正常库存水平,其中南京的存销比只有2个月,“处于严重供不应求的状态”。

  分析更指出,“从土地市场的供给看,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2013年以来一线城市的土地供应一直在减少”,“商品房需求集中在一线城市,而土地供给集中在三线城市,必然出现房地产市场的供求错位。”对于房地产市场状况的分析,所关系到电影产业的节点是值得重视。

  很显然,一味乐观于三四线城市市场的增长不足以把握今天整个国家发展大局的趋势。在服务业增幅已经全国范围地超过了50%的情况下,注意到它们主要集中于一线城市,就应该知道电影产业的主战场不但仍旧是一线城市,而且在下来的发展中,一线城市的战略支柱型特征会越来越明显。

  服务业是资源再次呈现出要素市场特征的一系列行业,代表社会生活品质的服务业诸种资源合力都会集中在一线城市,这便是一线城市的房价暴增的原因之一。在政府一再强调要素驱动正在被创新驱动替代之时,市场却让我们看到要素市场在一线城市的刚性作用一点没有减少。

  这些要素市场的资源包括人口、就业机会、生活质量、医疗与教育、社会治安、各种法律服务、交通网络、娱乐生活、社交生活等等。应该说要素市场也在迭代中。中国当代发展的瓶颈在于必须更快提升中小城市的社会生活品质,使一线城市的人口压力(房价压力如影随形)降低下来。

  目前一线城市是否有点像围城,里面的人也许想出来,外面的人大概都很想进去?影城建设因此就有了两个坐标,一个是跟随一线城市的成长趋势,完成创新影城的迭代;另一个是继续到二三线城市去,帮助那里的人民提升精神生活品位,从整体上拉升今天的中国电影市场。

  不论采用何种坐标,清醒于一线城市的成长发力,却是不能不集中注意力的问题。应该认为在很长时间里,中心城市的电影产业成长还会继续远超过二三线城市。本文所引用的一线城市房价剧增不仅仅说明中心城市的土地供给已经出现瓶颈,更说明中心城市的市场需求仍旧呈现刚性倾向,当着这些中心城市的票房拉动呈现疲软态时,不应该因此忽略它们的依旧增长当中的市场潜力。

  为了靠拢社会生活与投资的有效资源,全社会的资本包括人力资本还会继续向中心城市靠拢,这就是我们应该考虑如何在中心城市寻找电影竞争红海突破的缘由。也因此中国电影产业的很长时间内,一线城市都会仍旧是各种电影创新的舞台。

  我们用中心城市这个概念暂且代替一线城市,是为着强调不要因为它们目前的增幅不及二三线城市而忘记或者忽略了其价值。其“饱和”是呼唤创新的前提而非悲观放弃的理由。

  行业数据的确证明2016年的上半年,中心城市票房占比仅占21%,而三线城市及以下市场的票房扩张迅猛,票房占比从去年底的16%增长至28%。有分析家认为,“随着院线的地毯式铺设越发深入,有望成为内地影市的主力军”。其实这个分析是自相矛盾的,因为前面已经判定了2016年上半年市场整体出现下滑,所以所谓票房扩张迅猛就是没有意义。

  它的价值只是对比了并彰显了中心城市的疲态。应该指出的是,文明史是没有“饱和”一说的,只有一种生产力到达瓶颈的可能性,而它同时也将开启另一种可能性,即大概应该认为中心城市的“行业率先突围”,来到了黎明前的黑暗。

  我更认为的是,以中心城市的疲态证明三线城市的市场进军是产业发展的方向,一定犯了生产力解放和生产方式创新上的方向性错误。甚至可以认为这是在张扬落后的生产力,因为如果相信三四线市场的扩张正是中心城市传统影城管理模式的“转移支付”,今天目睹中心城市市场的疲态,而看不到中心城市的成长、创新曙光,就一定还犯了“时代性的错误”,即完全把立场站到了昨天过去的时代。

  最可怕的错误是时代的错误,况且中心城市今天仍旧是电影产业的中流砥柱,没有不堪。它的增速放缓,红海呈现,貌似饱和,都是一个新时代到来的信号。重视中心城市各类问题,思考产业创新,分析消费互联网怎样转变为产业互联网,并且坐言起行知行合一,才是王道。

  深圳市上半年因为房价高企,令得华为公司部分业务不得不搬出深圳,转移向附近三四线城市,原因就在于其员工租不起高房租的房子。一些年轻人忍痛离开了中心城市,这给中心城市的经营者们提出了必须创新的时代课题。深圳电影市场一直瞄准广州市场冲击,去年今年都落在广州后面,这就是中心城市的增长之痛。

  仅仅创新是不够的,只有创造就业才最重要;仅仅提供就业也是不够的,只有创造价值增长才最重要。电影产业像一个企业一样,它的经营者要思考怎样才能在今天提高这个产业、行业的估值。

  而我们坚信今天电影产业的估值提升必然与互联网时代紧扣,而承担这个时代创新突破任务的,一定首先在中心城市。我曾经问一个自大西北去到上海创业几十年的年轻人,现在你已经感觉到你的行业很难挣钱了,有想过放弃上海回到父母期盼你回去的家乡吗?这个小伙子一年前见我至今整整瘦了30公斤!他坚定地说不会回去。他在尝试怎样在上海实现自己的转型,而且还带领着一支十多人的团队。中国电影产业的明天会在全国的城市,但是它的曙光一定会首先出现在中心城市。

电话:010-65250907
传真:010-65250907
邮编:10006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王府井大街201号利生大厦721室
网站版权归 北京翼达九州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所有 京ICP10040892号
访问量: